分类 真·原创 下的文章

没有什么比成为活死人更有趣的了,至少在这种根本就不会有外人来的地方确实是如此。当你的讣告登报后就会有彩票站的人卖活死人彩票,号码和随意加密的复活日期符合的话会有被当事人咬一口的风险……其实也没那么惨,只是普通的见面聊天而已,不涉及生死的。

当然对于主角——D.Qiao来说人生的低潮早就让他的灵魂干枯了。以家人去世伪开端,又有父亲患病给他带来的创伤,之后他的人格似乎开始背离他的名字了。那个会在大巴上给其他人唱歌的人、那个会兴致勃勃给大人们讲述他最喜欢的动画片的人、还有那个朋友数量质量还可以的人,在冬末开始褪色,终于消逝在那年夏季。三年后的他只是个壳子了。和大概是他创造出的那个女孩子共同居住了很久了吧,他不得不把她“软禁”在此,因为外面的危险,和他的孤独支起的伞可以遮蔽所有的光亮。不知来自何处的谣言传进了他的耳里,已经开始见底的储蓄库使他开始不安,更有来自“现实”不停强调的“世界完了,你完了”之类的话让他的内心开始因一次又一次涨潮而溶解。

“死亡……我可是很怂的呢,你看我那几天看了一堆FNAF实况之后每天睡前胡思乱想搞得睡不着什么的……”他前几天说过,他也就是在夜间表露些负面情感了,在这里大吼几句然后哭鼻子可不是个成年人该干的事情吧。真的懦夫可是自绝都不让别人看见的。

他没有讣告什么的,毕竟他都很久没出现了,北冥那天买回必需品到家后才发现自己的主人已经瘫在木椅上了。血已经从他鼻孔和嘴里流出来了——他饮弹了,那是种与枪决原理一致的手法。她把已经是死体的主人身上的血迹舔掉了,而唾液本身和温度和已经凋零的生命都是些转瞬即逝的东西。

她已经来不及哭泣了,因为另一个她开始占据了她的意识——复生过程的必须,拥有活力的表象开始剥离,附在死体上了。这次与其他时候似乎不太一样,因为那个她并没有打算让表人格回来了,和他一样的背叛了自己。

……外面依旧是平日里的轻松愉快。

她已经在楼底那片草地上安家了吧,看她随便扯了些破布当床铺了,还在旁边放了一根木棍——上面也满是各种木刺,大概用力一掰就断的。上面抓痕不少,还算是朝向近似,应该是她磨爪留下的呢。

“下班了喵?”她凑了过来盯着我手里的袋子,“今天不会又是面包片吧?诶?面包片里还能加火腿?!”她并不知道这种盒装三明治有多贵,不过看到久违的肉类成分的她没打算听我解释就开始大口咬了,还塞得满嘴都是。她强咽下去了,顺便又从袋里抽出一瓶饮料,拧开盖子就喝了一小口就停下了。

“昨天你不是对我袋里的可乐很好奇么……”

“可乐??这扎舌头喉咙的东西?不过倒是有点甜……明天会补偿你的喵。”说完就又拧开瓶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鉴于这几天她总会跟在我后面,我便加快了步伐走向楼道口……“哎——你回来啊,有点比较急的事情得跟你说的。”她朝着我喊道,语气里好像多了点慌乱。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说话来着,姑且信了吧……

她已经把那些破布之类的塞进了一个杂物堆里面了,刚才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面无表情地望着我,连说出的话也不是平日里那种比较娇气的样子了。“最近城里的管理部分开始盯上我了。不止一次的有人用什么无人机之类的东西来的,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装着麻醉枪的飞过来把我弄晕了之后解剖我。”

“啊?你没开玩笑什么的?”

“当然没有,我见过更糟的,有我的同类被人当街交配了之后就扔垃圾堆里的,有被抓之后音讯全无的,听说最近已经有被人类收养的同胞了所以我可能需要你作为我永久的主人了。”

“但是你确定不会连累到我吗,尤其是这会儿这种水表都查的很勤快的世道,不过呢你倒是可以住进来,之后就不能再出现在别的人面前了,你确定?”

“确定,毕竟您是我到这栋楼的时候遇见的第一个还算好心的人,我觉得您这种人应该是比较可靠的。”不过她看到我还是比较犹豫,便发动了攻势——突然抱大腿,“喵呜~”,并用一脸可怜的表情看着我,“看您家里也只有您一个人,也许加上我不会那么无聊呢?”

“抱歉,我自己都有点搞不好自己,何况照顾别人。要想有收入什么的还得让你出去干活,搞不好哪天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她抱的更紧了,"啊好吧好吧小妖精,今天就先进来吧。"

乔七牵着那猫耳少女的手走进了电梯里,谁都不太清楚明天会发生些什么,但是此刻两人的孤独确实是散去了。

“(哈欠)这里,北冥喵。这里是我和主人的新家喵。”

位于石邑镇西南部二环拐弯处的一间——不是别墅,是高层居民楼。“也不知道这些家具是主人从哪里淘来的呢,(直接扑到一钢架床上闻了闻)总之就是一股子尘土的味道……不过倒是挺软乎乎哒(滚来滚去)嗯……还有就是这里洗澡很不好,尤其是主人要先放水而不能陪人家洗(高怨念)就算是天天凉水澡忽冷忽热弄到感冒也想让主人全身搓澡啊喵~”

厨房,“冰箱……好像没冰箱……(失落,开柜发现一纸条)诶?‘今天的午饭——西北风……情拉面,大概11:61到家’,啊——睡一觉算了喵……”

 

INTRODUCING VIRTUAL DELUSION STORE SEVEN CREW!

(倒带声)“主人大人,我们的预算要烧完了,快停下喵!”

“啊?你跟我说我花了一上午下好的模板又用一下午魔改成的总OP就这么弃啦??要不是没充会员,也不用大半夜的录节目吧?!”

“(陷入沉思)好像也是呢……那继续放?”

屏幕上的妄七店门打开了,柜台前的店长和店员摘下了面具。左边的男子不知出何考虑在眼镜上贴了黑色纸条,右边那猫一样的少女顺手把纸条揭了下来。“啊肥肠薄芡,主人大人今天有点羞涩……”话音未散时他又把纸条贴回到眼镜上,略冷漠的说道,“主角是你的说,你先介绍完自己再摘我脸上的码。”

她略带沮丧的站着,而她的主人已经自行挪动到了拍摄死角里面,似乎印证了自己不太愿意抛头露面的说法。”咳咳,初次见面,这里是(镜头拉近)北冥喵!之前的一些经历真的一言难尽了,不过被他救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是喵~(一脸偷税的望向主人)反正街上是不可能会凭空出现一个猫娘的吧所以他还真是幸运呢……喜欢的事情?发呆不算的话好像还有别的……唔——(想了半天)和主人一起出去玩!喜欢的食物?好像都比较喜欢吧——诶?最讨厌主人的哪一点??…………夜不归宿!每天会有那么一段时间他并不会出现在这儿!(指着自己身边)尤其是某些按说他已经放假的时候总是不回来!哼,主人,不如说是那种极远房亲戚吧……(忽然感到侧面一阵怨念)不过一起的时光还是很开心的喵~(怨念退散)居所——妄想七号店,全LAYER2最棒的故事定制与实际体验连锁店,我可是那个分店都在的,欢迎前来体验!“她又开始望着主人了,似乎也是编不出词时的有效解决办法。

”嗯……我乔某某在此宣布,v妄想七号店正式开播(倒带)我叫乔某七,当然不是真名的。24岁,是……(再次倒带)是个类似宅男的人,请多指教。至于兴趣爱好什么的,之后的节目里肯定会有体现的,敬请期待。“

【放映结束】就酱,他们两个的vTuber生涯,不太正式的开始了。

”呐,主人大人,第一期正片好像长度不够十分钟喵。要把备用带补上吗?“

”哪一条?“他看了看进度条,确实是长度不太足。他摘下眼镜,紧盯着屏幕。终于做出了选择——”就你那段不太成功的翻唱吧。“

【BGM=《OOO》 Ryu☆ feat.moimoi 出自beatmania beatmania IIDX 24 SINOBUZ

Na Na Na
Oh Oh O⋯ O⋯
You can only see me now
Oh Oh O⋯ O⋯
Take me away to heaven
Oh Oh O⋯ O⋯
I can only kiss you how
Oh Oh O⋯ O⋯
Wake me up!

本集完。

一开始,这片由某人的幻想转化而成的LAYER2世界里是只有他一个人的。不知怎么被“空降”到这里的猫耳少女在一次被他所救之后便缠上了他,而他时常要来往于LAYER2与现实世界于是便把部分对LAYER2的控制能力移交给了她(比如不能完全清除这一层世界。)

百无聊赖的她打开了电视——一台能看到他主人看过的所有影像资料的神奇设备,突然被里面一个叫做Kizuna Ai的虚拟YouTuber吸引了注意力,想到主人可能也有了要搞vTuber的想法,于是在他下一次的“探亲”的时候说了这事……

于是,自2018年4月1日起,v妄七店,正式停播11111因为初期投资完全没有搞个p的虚拟vTuber啊!顺便之前试映版由于侵犯了某七的隐私而被全网封杀……当然并没有,他们两个毕竟没有建模师和小姐姐(物理意义上的),应该也就只能搞文a……文字节目了(被某七一锤抡飞的路人)

“丫的哪来的,你又懂我家店的吗……虽然说确实是要搞文字投稿什么的,倒不如说是只有脚本的视频原材料= =嘛,反正现在观众老爷们的脑补力肯定是够的,只有字也是应该没问题的……”

近半小时后——“好的,Eli,来和各位观众问好吧。”

“Howdy,各位观众朋友,这里北冥喵,或者和我主人一样叫我Elisha也是可以的喵!这边是主人,乔某七。(把背后的转椅转了过来)”

“嗯,虽然在这系列里可能并不会露脸很多回,不过还是认识下我比较好。这里乔某七,今天起和爱宠(小声)可能不只是主子,(音量恢复)北冥桑一起进行虚拟视频博主活动,请各位多加关照!”

当然也不知道第一期什么时候才能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