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

没有什么比成为活死人更有趣的了,至少在这种根本就不会有外人来的地方确实是如此。当你的讣告登报后就会有彩票站的人卖活死人彩票,号码和随意加密的复活日期符合的话会有被当事人咬一口的风险……其实也没那么惨,只是普通的见面聊天而已,不涉及生死的。

当然对于主角——D.Qiao来说人生的低潮早就让他的灵魂干枯了。以家人去世伪开端,又有父亲患病给他带来的创伤,之后他的人格似乎开始背离他的名字了。那个会在大巴上给其他人唱歌的人、那个会兴致勃勃给大人们讲述他最喜欢的动画片的人、还有那个朋友数量质量还可以的人,在冬末开始褪色,终于消逝在那年夏季。三年后的他只是个壳子了。和大概是他创造出的那个女孩子共同居住了很久了吧,他不得不把她“软禁”在此,因为外面的危险,和他的孤独支起的伞可以遮蔽所有的光亮。不知来自何处的谣言传进了他的耳里,已经开始见底的储蓄库使他开始不安,更有来自“现实”不停强调的“世界完了,你完了”之类的话让他的内心开始因一次又一次涨潮而溶解。

“死亡……我可是很怂的呢,你看我那几天看了一堆FNAF实况之后每天睡前胡思乱想搞得睡不着什么的……”他前几天说过,他也就是在夜间表露些负面情感了,在这里大吼几句然后哭鼻子可不是个成年人该干的事情吧。真的懦夫可是自绝都不让别人看见的。

他没有讣告什么的,毕竟他都很久没出现了,北冥那天买回必需品到家后才发现自己的主人已经瘫在木椅上了。血已经从他鼻孔和嘴里流出来了——他饮弹了,那是种与枪决原理一致的手法。她把已经是死体的主人身上的血迹舔掉了,而唾液本身和温度和已经凋零的生命都是些转瞬即逝的东西。

她已经来不及哭泣了,因为另一个她开始占据了她的意识——复生过程的必须,拥有活力的表象开始剥离,附在死体上了。这次与其他时候似乎不太一样,因为那个她并没有打算让表人格回来了,和他一样的背叛了自己。

……外面依旧是平日里的轻松愉快。

她已经在楼底那片草地上安家了吧,看她随便扯了些破布当床铺了,还在旁边放了一根木棍——上面也满是各种木刺,大概用力一掰就断的。上面抓痕不少,还算是朝向近似,应该是她磨爪留下的呢。

“下班了喵?”她凑了过来盯着我手里的袋子,“今天不会又是面包片吧?诶?面包片里还能加火腿?!”她并不知道这种盒装三明治有多贵,不过看到久违的肉类成分的她没打算听我解释就开始大口咬了,还塞得满嘴都是。她强咽下去了,顺便又从袋里抽出一瓶饮料,拧开盖子就喝了一小口就停下了。

“昨天你不是对我袋里的可乐很好奇么……”

“可乐??这扎舌头喉咙的东西?不过倒是有点甜……明天会补偿你的喵。”说完就又拧开瓶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了。鉴于这几天她总会跟在我后面,我便加快了步伐走向楼道口……“哎——你回来啊,有点比较急的事情得跟你说的。”她朝着我喊道,语气里好像多了点慌乱。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说话来着,姑且信了吧……

她已经把那些破布之类的塞进了一个杂物堆里面了,刚才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面无表情地望着我,连说出的话也不是平日里那种比较娇气的样子了。“最近城里的管理部分开始盯上我了。不止一次的有人用什么无人机之类的东西来的,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有装着麻醉枪的飞过来把我弄晕了之后解剖我。”

“啊?你没开玩笑什么的?”

“当然没有,我见过更糟的,有我的同类被人当街交配了之后就扔垃圾堆里的,有被抓之后音讯全无的,听说最近已经有被人类收养的同胞了所以我可能需要你作为我永久的主人了。”

“但是你确定不会连累到我吗,尤其是这会儿这种水表都查的很勤快的世道,不过呢你倒是可以住进来,之后就不能再出现在别的人面前了,你确定?”

“确定,毕竟您是我到这栋楼的时候遇见的第一个还算好心的人,我觉得您这种人应该是比较可靠的。”不过她看到我还是比较犹豫,便发动了攻势——突然抱大腿,“喵呜~”,并用一脸可怜的表情看着我,“看您家里也只有您一个人,也许加上我不会那么无聊呢?”

“抱歉,我自己都有点搞不好自己,何况照顾别人。要想有收入什么的还得让你出去干活,搞不好哪天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她抱的更紧了,"啊好吧好吧小妖精,今天就先进来吧。"

乔七牵着那猫耳少女的手走进了电梯里,谁都不太清楚明天会发生些什么,但是此刻两人的孤独确实是散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