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

笔者快21岁了,突然想怀个旧,于是便有了这个奇怪的系列。 ——笔者语

2010年前的我,是个看起来和大部分表现都显得很弱气的少年,6年的小学生涯里有大概1年多都是被欺负的状态——二年级一年,5年级近半年……好吧这么开头是不是太丧了些= =

至少那时还能看着我爸打老游戏(大多数是FPS),看大片(《第一滴血》系列的印象还是很深的),不少很搞笑的短片和图片们,还有Flash短片和游戏,(顺便学会了一部分电脑维修技术)。当然很多细节丢失了,有些印象会因为场景暗示而不断回放——每天8点26分开动的4515次列车,会在9点50分左右到达省城,下午5点半的6402次要走三个小时才能到家,06年在邻居家第一次看到喜灰,两三年后它变成了当时的最佳贺岁动画电影;某年的电脑病毒干掉了我家电脑里的大部分数据导致我想玩老游戏都没得玩;第一次去帝都的列车居然是双层硬座车厢,09年在帝都住的60元一天的真·地下招待所和前几天第一次看到的海岸,……我还记得比较清楚的就这么些了。

未完待续。

接上集

隔离与剧变

2013年后,由于高中封闭管理外加笔者怂逼一个(学习一般还不拿手机那种),就只有寒暑假才能做视频什么的,所以这期间破站发生了什么我也完全不清楚,直到高考完后发现鬼畜变成了贵触,因为入场制作人的太多而逐渐尬了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都可以叫做鬼畜了,单纯甚至无聊的抽畜只要是当时的热点人物就一定会播放量上十万,新的鬼畜明星们我一个都don`t get it。我跟个老冰棍似的,还记得捡垃圾的爆红好像还在昨天,喜灰什么的还是有人会日常黑,就是嫌子供向内容太幼稚了一样。世道变了呢。

新的热爱?

后来15年初入了舰C和舰N,看了几段新时代的东西后终于和外界同步成功……才怪了!要高考了谁还有心思成天去破站转悠,每天的时间也就够用教室电脑收远征的,根本没时间做的好么!15年就这么死了一年(网络层面的),再活起来就已经是你游圈子少有的音MAD人了(然而活的还是不如做你游鬼畜的那几个提督好)。16年复健作在此,新的科技线点上了,把以前至少音程准的音骂技能再点上,便有了17年的什么的,反正都是有些你破站见不得的东西导致播放量debuff都在我这个账号上叠加了,什么上万,能上千我直播氪648!(不,这个648要留给设定集)

无法企及的 ~out of reach~

13年是永远回不去的,就像是霍金一直就没能见到时空旅行者来赴约一样的。大触们的PV越来越炫酷,我却还是对着AE一脸懵B,就算是买了新电脑还是在制作视频方面性能不足。哲♂学家越来越多了,homo到处都是(绝望),还有龙女士之类,让人怀疑这CYBER里到底有没有什么宁静,当然没有!都已经是2018年了,时代变了,古尔丹769429500。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