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

“(歪头)喵喵喵?主人您……变成***了。”

“啊是嘛——”那个出现了人的五官的***震动起来了“这样就可以以另一种方式探索宅女的生活状况……啊不,这里没什么外人啊别把我锁进那个盒子啊!万一你忘了密码你就永久性失去你的主人了!”

“我也不怎的期待会有人形的的喵……(把锁进了一个保险箱内,瞎几把设了个密码然后开传送器扔了进去)”

然而保险箱在门另一端呆了大概几秒就原路返回了。从传送门那边钻出来了另一个Mei,“麻烦您不要随便开个portal就往里面倒垃圾,这星期你们的垃圾已经害死我主人七次了,搞得我整个人都虚了。”

“哦,好吧,下次会改的(大力把另一个自己按回另一端),今天你很走运,因为老娘要玩你——”

【别看了,之后的内容……反正是很黄很暴力的东西,自己想象。】

这里就是妄想7号店了,各位顾客朋友。这儿贩卖各种或可笑或不切实际甚至是有些作死的的二级现实环境——说白了就是“二次元”。我们成熟的感官传输技术可以让您完完整整的感受到来自另一层世界的微风与温暖,同时也不会因为太过逼真而对您造成各种不必要的伤害。在完整的把你的“妄想流程”完结之后,可免费向本店索取回忆动画,但是从提出申请到完工可能需要4到8周的时间所以请耐心等待。

这段体验和某SAO里并不一样——你不会因为连接中断而被强制杀死的,如您因各种不可抗力而未完成流程,再次启动流程时将仅保留部分流程,此过程将严格遵循艾宾浩斯遗忘曲线执行,所以请尽快完成流程。感谢您在本店消费之前耐心的把这一段说明听完。

……收录机里的录音放完了,她按下倒带键后接到了惯例的打烊提醒电话

“该关门了,店员小姐,还有有点事情得你过来处理下。"电话那头的男声似乎不太一样了。

直接把听筒拍在话机上之后,她走到了店外,在挂上“暂停营业”的破旧木板后就走向了旁边的巷子。那边就是家了,就在一栋上世纪90年代的4层公寓上,外表的红砖在这一一大片高楼大厦间颇为刺眼。急忙爬上楼后的她似乎无视了门没关紧的事实而直接把钥匙插进了空气里。

“诶?”她不自觉地轻语了起来,“……主人他没锁门么??”略微不安的气息从门里冒了出来。

“Anybody home meow?”家里的门半掩着,推开后墙上的涂鸦、凌乱的客厅、以及隐隐约约的喘息声,似乎确是什么激烈的入室暴力行为。在对主人安危的不确定状况下她终于挪步到了书房。

“啊,终于回来了呢北冥,刚才的事情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但主人手里的刀子还在淌着血,刀下的那个可能是人遗体的东西已经开始化开要印在地板上了。她开始向后挪动,甚至开始了低声嘶吼,就像是面对更强大的对手一样的带着恐惧的威胁动作。但是她走过的地方连地板砖都开始颤抖了,从房顶上传来的机械运作声也把她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客厅天花板已经变成钉板了,正缓缓下落到她的头上……

嘟——————     “你竟然在这并不算太周密的计划中死掉了,真可惜。这是你的雇主的留言:

“很抱歉呢冥酱,当时我能想到的角色也就只有你了呢,另外好像你也并不喜欢硬核音乐呢……“

她并没有在听,而是另一个她在旁边冷冷的听着。她把被钉在板上的尸体拉了下来,从四肢开始,然后便是躯干,那尸体的表面似乎全是划伤的痕迹,而钉板已经让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她抱起来那原本是自己的那具尸体,低下头全然不顾未干的血已经染红了发末。

“很抱歉,乔店长,我从今天起将不再担任妄想店店员一职。如果我只是在您的指派下无故的受死,那真是有悖于什么人性呢。“


这是终于把旷世大坑填完的奇怪感言:终于呀,在鸽了若干月,遭遇稿件丢失若干次,还换了好几次服务器的情况下终于把这奇怪剧情发展的小说开始了,和一开始的初衷已经完全不同了呢。

文内接的其实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板娘写的音游都市传说(原文写的太残外加只有手写稿就不放了),不过在切到这一想法之前好像有点不太对……总之这小说会融入个人的各种可能有些疯狂的想法和很迷的文笔,来继续那可能不会停息的写作。在此为那些在笔记本上的废弃手稿默哀三分钟,一段段或已经结束或中途断开的旅程,在这里汇集。

昨晚,笔者作为本校英语专业4级成绩优异者代表所有在17年内通过英语专业4级的同学领取证书。而领奖期间怎么操作都免不了必须穿上一套西服……

嗯,这次经历坚定了我必须自己买一套的信念,因为真的太***紧了!!必须收腹才不会被勒腹部、鞋子松的一批、西裤必须单穿……【请记住这是华北的冬季,当晚温度大约为零下3度,还有股北风】领完奖连走起来路都不太对劲,顺便作大死出校门买晚饭,顿时感觉到了秋裤是多么的重要(虽然习惯了之后其实并不太冷,然而第二天早上自然就遭了报应——鼻塞了。

又是一年,年初的人被暂时遗落在前一年,年末时既期待又哀叹下一年。

2017刚结束了,接下来的2018、2019之类无限延伸的时间线,就不要只用怠惰填充了……

“所以什么时候主人才会回来陪我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