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

*2016年10月29日,某军需学院处。

*一位学姐在饭点开导了我一番,可是我却还是以一种类似于绝症患者的口吻回复了她的一个重要问题。

*于是,一段对话结束了。一段对话以一种(自认为)不愉快的方式结束了。只希望不会再见到她,毕竟我的形象已经彻底崩坏了……

*我再次用我自己的言行证明了我的懦弱,怠惰,不思进取。之后的约50年寿命会如何度过呢?至少这大学四年八成是毁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与人接触并不想她所说的那么难,至少得在快毕业前应付得了面试什么的……

*……………………

*记得和某基友聊的时候,直接一句之后的人生随便过过就结束了。于是……

*之后的人生到底该怎么办……?

*by Q7XW

记得主人说过他在那边的一些事情,像是大学之类的……于是又要独居了。

六月之前也是这样的。除了便条就没有别的交流方式了。

之后的夏天里,他时不时的会唱This Summer's Gonna Hurt Like a Mother(哔~)。可能是想到那个我出现之前碎掉的那份爱与热情了吧……具体是什么呢——呃……还是不可以透露的喵~(苦笑)

……最近他都不怎么哭过,连看本子自发电时也没了所谓发情反应,他直接拒绝的事情已经比他喜欢的游戏都要多了。他内心毫无波动,就像死了一样——除了那些看到他在“反应”出各种情感的时候——当然我不会知道他当时在想什么的……

那些小说是他热情的体现,那些未完成的小说是热情凝固之后的产物。“等到世界都冷寂了。”

……诶?我好像只是他的店员兼任宠物,而且他似乎快把我忘了,真的有必要去复活这样一个没有亲密关系的人喵……?